欢迎光临秒速赛车官网主页!

新闻中心

主页 > 新闻中心 > 电脑报价 >

到坐着蹲着趴着到脸在地上

2019-04-04 20:09

  几天后,梁军与团队带着首款产品“家教一体机”于微信正式宣布:“我们回来了!”

  “最初没打算做教育,”梁军坦言:“教育这一概念开始出现甚至成为新视家的核心发展方向,已是创业半年后的决定。”

  前段时间,梁军带家教一体机出现在CES且抱得2019“家庭多场景AI智能终端创新奖”,他说CES奖项虽然很多中国公司都获得过,但对于新视家这个新团队来说,意义非凡。

  从互联网智能硬件领域横跨而来的“外来户”,为什么选择教育?而已经习惯在移动端学习的市场,真的可以接受这个“大块头”么?

  新视家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创立于2018年3月,梁军持股比例为87%,团队核心员工均来自乐视;在新视家VIE架构中,作为早期投资人,快手持新视家22%的股份。

  成立之初,梁军将产品方向定位为“基于大屏的家庭互联网智能交互入口”,作为创业公司,“该如何背靠之前软硬件的经验先活下去,又能达到未来的理想状态”是梁军每天都在想的问题——几轮反复的产品判断后,梁军把目光锁定在教育和健康两个方向。

  “我相信这两个方向都会在家庭场景下带来巨大机会,但在现阶段,我们决定先从教育开始,因为在线教育的市场接受程度更高,家长对孩子的教育刚需就摆在那里,也因为我们的家教一体机可以帮助家长解决他们在意的问题。”

  简略来说,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为家教一体机与iPad和手机等移动端学习的最大不同就是屏幕更大。

  “但移动设备不是生来就专为做教育而设计的,只是现在的很多教育都在移动设备上,才会在这段时间形成了这样的用户习惯。此时的关键就在于,家教一体机与iPad,谁更能解决家长对在线教育需求的痛点。”梁军总结道。

  到底什么是家长对于孩子使用在线教育产品的痛点?梁军给出了三个判断,也在产品中设计了三个解决方案。

  梁军在与一些校长以及用户的沟通中也发现,对于在线产品,家长最关注的往往不在于产品价格而是产品视力保护的水平。

  去年8月,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共同起草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出到2023年,力争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的基础上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近视高发省份每年降低1个百分点以上。

  同时,《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还强调家长陪伴孩子时应尽量减少使用电子产品,有意识地控制孩子特别是学龄前儿童使用电子产品。

  梁军向多知网展示的样机为24寸大屏幕,一方面在视觉体验上更加舒适,同时基于蓝光对眼睛的伤害,新视家团队重新设计发光源,将蓝光降低至原有数值的20%以内。

  在摄像头两端,家教一体机分别增加了传感器和光线传感器,前者确保学员使用产品时不会距离过近,一旦超过规定范围会响起警报甚至暂停使用,后者则配合室内光线强度自动增减亮度。

  为了适应更多的使用角度,家教一体机专门定制了可调节支架,以适应孩子的高度变化。

  “不少朋友和我说很多产品都在说保护视力,怎么证明我这个就是好的?我们会通过三方测试数据的验证,学员体验的感受和运营去向家长逐步证实,核心还是口碑,这的确需要时间。”

  视力的保护之外,如何确保孩子在使用产品中不会偷玩游戏或者开小差,也是家长担心的内容之一。

  梁军介绍,家长在购买一体机后,首次使用时通过手机扫码即可用手机与一体机进行绑定,家长端将有锁定、远程控制、实时内容监控等功能。

  在交互端,区别于传统电视机,梁军在一体机中融合了键盘、鼠标、遥控、语音、触摸这五种输入方式。

  “这是一款只针对学习的产品,但是它也有休闲的功能,比如看剧或者听音乐都可以被满足,只是被藏在了更隐蔽的地方。”梁军表示,这样设计本身也是希望将来孩子不需要借助一体机学习时,其仍可作为一个标准的互联网电视继续使用而非搁置浪费。

  在视力保护和学习监控的基础上,硬件产品所涵盖的内容质量及数量,是家长关注的第三个内容。

  关注梁军的人会发现最近他常在社交平台中发布一些自己整理的榜单,比如“听力App排行榜”、“英语词典App排行榜”、“英语单词排行榜”,同事甚至用“变态”去形容他发在公司内部的英语细分赛道的App横评表单。

  梁军将教育在线产品以科目进行了划分,要求核心团队必须亲自大量测评,在各自的领域内整理出体验报告并给出体验最好的5-20个教育品牌——只有这类内容才有资格被加入到一体机的在线商店中。

  同时,梁军会与这些企业尝试沟通,希望能产生更多的商务合作,内容包括但不限于:购买长期课程赠一体机、购买一体机可享有该课程的折扣价格、对客户进行内容推送等。

  开始筛选内容的这段日子,梁军的手机里已经下载了150多个软件,他所负责的英语部分中,每篇横评报告都密密麻麻,几十家公司的评价部分都各自罗列了四、五条备注……

  “梁总每天都是最晚离开的人,一听他在屋子里念英语,就知道他肯定又在测应用!”

  其实早在梁军还在乐视的时候,乐视儿童就已提出过关于客厅教育的设想,不仅是乐视,也并不局限于电视机领域,几年间教育企业及智能硬件企业一直在向客厅或者家庭教育中推广产品。

  梁军分析,客厅教育不是有客厅、有电视、有教育内容那么简单:“基于电视的教育更多是以观看为主,尤其是学龄前的启蒙,比如收听儿歌或者收看动画等等,但这些都是单向输入,真正教学过程中的互动很难做到。”

  由于市面大多教育产品都以iPad、手机等载体为输出平台,也导致大屏在长期内并没有得到发展的空间。

  此外,大屏类产品供应链较长,产品投入成本高昂,其难度远远大于小屏类产品,“如果我们团队的前身没有智能电视的经验,其实我们很可能就去做智能平板了,但这个产品的核心竞争力也在这里,别人学不走的。”梁军总结。

  在市场运营方面,梁军发现教育机构拓展用户虽然很猛,但大多局限于电话销售和预约试听课等内容,对于硬件产品的市场推广手段上,显然比较陌生。

  “电视领域的互联网运营在过去是很厉害的,我们在视频行业走过的运营经验,教育行业内部可能都不太了解,内容和硬件的推广思路是不一样的,这也是导致之前这个行业在推广硬件上比较慢的原因之一。”

  梁军分析,教育市场与互联网市场在特质上很不同的地方就在于教育相对慢热:“需要等更多的品牌进来,也要等头部企业跑出来之后的引领。”

  线下部分,新视家与线下民办教育机构建立联盟,一面可作为教学工具,在日常教学情景中提供教学服务,另一面与机构合作,将硬件和系统打包,为机构提供一体化管理运营服务,适配已有的教学管理系统,摆在前台进行覆盖,和机构建立分销机制,提成进行销售;

  线上部分,除前文提到的与筛选出的优质内容机构在多方面合作外,目前新视家会继续在人工智能和自适应学习这类机构去合作,主要是考虑这类机构符合其的能力资源,也匹配其预判的未来教育方向。

  “创业的确没什么钱,这是原因之一,另外口碑销售和传播是我们早期重点,和用户建立直接联系、进行互动、解决问题,才是真正的营销。”

  “但到了一个关键时刻,我们也许会投放广告,猛打一下,这一定是战略性、阶段性的。”

  从职业经理人到创业者,梁军最深的感觉是“从飘在天上,到站在地上,到坐着蹲着趴着到脸在地上。”

  梁军觉得,过去的那些成就,都是在别的平台打拼得来的,现在自己创业了,前面的那些就都不算数了,此时又想着急赚钱,又想做大事情,是得不到好的效果的。

  “创业就是从飘着到脸贴地的过程,不过能从脸贴地再站起来,这创业也就值了。”

  虽然辛苦,但在创业的过程中,梁军却也收获了很多不一样的温暖:“做硬件最难的就是供应链,这个圈子又刚好特别小,如果别人不支持你、不信你,你再牛逼也没用,这是这个行业特别的地方。”

  “我们的供应链这边,其实有的企业还有乐视的欠款,但他们却愿意给新视家提供帮助、愿意和我们合作,这个真的会让我们这个团队觉得,一定要把产品做好,对得起对方的这份信赖……”

  梁军宣布美好事情即将发生的那则微博下面,有人回复说“梁总不会放弃生态梦”,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们回来了,用新的视角和新的思维方式重新出发,用新的产品新的体验再次唤醒用户对互联网美好体验的渴望。”(多知网 冯玮)

相关推荐

  • 新闻中心

  • 联系我们

    020-98869961
    745896585@qq.com
    020-58976615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花林国际大厦